盧俊卿關注大眾文化影響下的文學生產與傳播

  盧俊卿關注大眾文化影響下的文學生產與傳播。回想上個世紀的“人文精神大討論”,雖未明確“人文精神”的核心,影響力也有限,但從側面向我們傳遞了這樣的信息:“人文精神”面臨危機。隨著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的普及,代之而起的是對物質與利益的追逐與沉迷。這種現象不僅局限于個人,而是形成一種普遍的社會風氣并受到推崇,甚至純文學的生產與傳播也開始與市場相聯系。如今的日常生活中,大眾文化作為一個重要的存在,影響著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這種趨勢下,大眾文化對文學的影響也逐步加深,尤其體現在文學的生產與傳播機制上。

  大眾文化對文學生產的影響

  在早期的大眾文化理論研究中,大眾文化是工業社會后期產生的一種具有現代性質的文化,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文化商品,帶有商品的生產與消費功能,是沒有美學價值的,并且大眾在接受這類文化時,毫無創造性可言,是完全被動的,這是基于法蘭克福學派的認識而提出的。大眾文化就其本質而言,是基于文化工業產生的具有消費性質的文化,具有商品性。

  受大眾文化的影響,文學的生產與傳播也趨向于市場導向并與消費者和利益相關聯。如1993年賈平凹的《廢都》,開啟了一種“炒作”的營銷方式。一方面作者在書中多處以“(此處作者刪去××字)”來激發讀者的好奇心與閱讀興趣,進行寫作的內在造勢,另一方面出版商及書商借此進行外在炒作及宣傳,刺激消費,使《廢都》取得了令人驚嘆的發行量。再如余秋雨,可謂被包裝得最成功的文化明星,這可以稱之為一種“拼裝”。按照列維斯-特勞斯的理論,“拼裝”是部落中人的日常實踐,他們創造性地組合手邊現有的材料與資源,制造出一些可以滿足當下需要的物件、符號或儀式。這是一種非科學的工程,是一種最典型的“權且利用”(making do)的作為。余氏散文異乎尋常地大賣,《文化苦旅》《山居筆記》引發了一股“散文熱”,這里面既包含作家對散文文體的革新與開拓,也離不開書商的助推。我們打開電視也會看到他作為評委出席比賽,以及各種關于他的訪談,余秋雨幾乎成為家喻戶曉的文化名人。又如網絡文學這一文學形式,相較于精英文學,如今其勢頭一浪高過一浪,是當下一種受眾較廣的文學形式。網絡文學特殊的現代化傳播媒介,使得讀者的閱讀喜好可以通過點擊率或閱讀量等大數據快速直觀地體現出來,同時作者的收益與其作品統計數據直接關聯,因此作者的寫作更投讀者所好。而另一方面,伴隨著讀者審美水平的整體提升,為了獲取更多的讀者,網絡文學作者也需要不斷提升自己的寫作水平和作品質量。而出版方也會瞄準其中的優秀作品結集出版,如《鬼吹燈》《盜墓筆記》等作品。

  文學生產的市場化無疑是為了擴大影響力,開辟更大的利潤空間。出版方試圖通過策劃引領讀者的閱讀導向,而讀者的閱讀興趣又左右著出版方和作者的文學生產,這是雙方的一種博弈。現行的作品出版發行機制,不可避免地使文學與市場發生聯系,與大眾相作用。

  大眾文化對文學傳播的影響

  隨著大眾消費社會在更大更廣范圍內的形成,當代意識形態出現了深刻變化。大眾消費時代的來臨,使商品消費成為了人們主要的生活形式,大眾文化以及日常生活開始成為大眾形成自己道德和倫理觀念的主要資源。在新的歷史語境下,約翰·費斯克產生了一套與傳統認識相悖的觀點。在他看來,大眾文化是大眾在文化工業的產品與日常生活的交界面上創造出來的。大眾文化是大眾創造的,而不是加在大眾身上的,它產生于內部或底層,而不是來自上方。費斯克以一種平民化、樂觀的新視野,超越了傳統的精英主義與悲觀主義態度。

  費斯克關于大眾文化的產生和其與意識形態的關系的看法與法蘭克福學派有所不同,但在文化產業的意義上來談大眾文化,其唯一宗旨就是消費。費斯克在《理解大眾文化》中談到,大眾文化的某些商品或文本之所以會流行,并不僅僅因為人們可以從中獲取社會相關意義,傳遞這些商品的媒介也必須具備可以適應于日常生活實踐的特征。看電視、聽唱片以及讀書等實踐既不是中立的,也不是單獨存在的。它們在不同的時間里承載了不同的意義,因此可以生產出形形色色的快感。可見,為了讓文化獲得最大限度的消費,使潛藏價值得到最大挖掘,可以換用不同的消費模式對其進行闡釋。現如今,一部具有一定受眾的作品,不僅擁有文學文本,還會有影視改編版權,以及伴有游戲的開發。由文學語言到視覺圖像的轉變,通過一種更加直觀的方式,彌補了文本表現上的不足,尤其在當前“粉絲經濟”盛行的現狀下,演員或偶像所帶來的“流量”的增加,提升了作品的熱度,進一步擴大了其影響力。再配以相關游戲的開發,通過第一人稱角色扮演等模式,彌補了文學文本和視覺圖像欠缺代入感的不足。三種形式相輔相成,使文化產品得到了更大限度的消費與傳播。

  費斯克認為,文化工業的商品要成為大眾的,就必須不僅僅具有潛在的多元意義,也就是說,能夠生產出多元的意義與快感;它們還必須經由媒體來傳播,而媒體被消費的模式也是開放的、靈活的。處在文化產業中的文學消費,也借助媒體來傳播造勢,各種排行榜、必讀書目吸引著消費者的眼球,從報紙、書本到電視、電影,大眾的注意力不僅僅局限于文本及文本的相關點,而是進一步延伸到選擇傳遞文本的媒體,以及最適合“消費者的”社會文化位置與需求的消費模式。

聲明:盧俊卿文學網(http://www.318572.live/),為了文章更具文學氣息,編輯經過適當修改,如有侵權請與編輯取得聯系。


上一篇:盧俊卿關注移動互聯網下文學寫作空前繁榮
下一篇:盧俊卿關注用文學光亮凝聚磅礴力量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