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俊卿關注文學創作者培養想象力

  盧俊卿關注文學創作者培養想象力。著名兒童文學作家張之路老師說,一個成功的作家不僅要具有情懷,如善良、正直、同情心……而且還要有豐富的想象力。由物及人,展開豐富的想象,融入有血有肉的情感,才能把作品寫好。我深以為然,受益匪淺。

  想象力是對現實升華的感知;是對生活敏銳的嗅覺;是對世界真相的幻化。想象力在文學創作中尤為重要,如果沒有了想象力,就創造不出動人的情節、鮮活的人物、令人身臨其境的場景……梭洛曾經說過:“心靈與自然相結合才能產生智慧,才能產生想象力。”想象力來自于敏銳的心,當它恰到好處地投射到自然中,一篇美好的,與人性和世界息息相關的作品便隨之誕生

  人若有了那些罔顧生命生靈的某些行為,恐怕也沒有了安全感

  說起想象力,我不禁想起了惠州市作協主席陳雪的一篇美文《我掐死了一只螞蟻》這是一篇將悲憫的心靈與自然完美相結合的佳作。

  文章主要敘述了陳雪老師掐死了一只螞蟻的經歷及所想所感。一只螞蟻爬到了陳雪的床上。最初他因為悲憫的心沒有掐死螞蟻,可其后不堪螞蟻的再三騷擾,終于“痛下殺手”。可這一舉動又引起了他的愧悔與思考。這一系列的過程,充滿了他豐富的想象,使文章變得有趣和深刻。

  讀完此文,放下書本,閉上眼,陳雪從發現一只螞蟻到掐死一只螞蟻的過程像放電影一樣浮現在我眼前。

  一只小小的螞蟻爬到了自己的床上,要把它掐死,這不是人之常情嗎?不,陳雪并沒有這樣做,起先他只是認真觀察螞蟻的一舉一動,螞蟻從被單的邊緣爬上了墻,爬到窗臺,翻過窗臺以后離開了他的視線。

  陳雪望著螞蟻消失的一隅,由此聯想到螞蟻還有父母、孩子或其他親朋,又想到螞蟻會不會與自己一樣正處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時期,正在為生活奔波勞碌,也是最辛苦的最吃力的中年。這是只幸運的螞蟻,因為它遇到了一個善良的鄰居。

  可接下來的情節,讓人始料未及。這只螞蟻它又爬回來了,而且毫無顧慮地打擾它的鄰居。更無視鄰居的警告,肆無忌憚地在被單上耀武揚威……當陳雪伸手要掐死它的一剎那,它突然一動不動。陳雪以為螞蟻是被他的大手嚇暈了,正自我陶醉中,螞蟻翻身而起,不知死活地繼續走向對它起了殺念的鄰居。我以為陳雪會直接伸手把它掐死,可他對它還是起了惻隱之心,再一次放了螞蟻一條生路。可那螞蟻,它再度站起來往它鄰居的床上爬去,這次,陳雪無法忍受被它一再打擾,伸手掐死了這只一而再再而三打擾他生活的螞蟻。

  終于把打擾自己的螞蟻掐死了,他原本應該為此高興。可出人意料的是,陳雪把螞蟻掐死的一剎那,他從心底涌起的不是歡喜,而是悲哀。他開始后悔自己掐死那只螞蟻,由此又想到了螞蟻的父母、妻子。文中說,人要掐死一只螞蟻真的太容易了。由此,我們看到了陳雪的想象力不僅停留在具體的現象,更達到了一種抽象的、哲學的高度。螞蟻因為有人類,常常遭遇了不幸,那么作為人,若有了那些罔顧生命生靈的某些行為,恐怕也沒有作為生命的安全感。陳雪的換位思考、深刻聯想,讓我們體會到了另一種思想境界。

  世界上每一個存在,都可能有千萬種面貌

  陳雪繼續發揮想象力。文中還說,不能說是螞蟻進入了他的房間,說不定螞蟻的家不在窗外,就在他的書架或床下的哪個角落。它們的祖先幾千年、幾萬年都是和人類相伴而居的,也許在自己還沒搬來之前,它們早就在此繁衍生息了,是他干擾了螞蟻的生活。在這里,陳雪繼續做出將心比心的聯想,又得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結論——在你覺得自己被別人打擾時,也許你正在打擾別人。

  瞧瞧,這就是想象的力量,掐死一只螞蟻,是生活中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可通過陳雪豐富的想象,竟然引出了如此深刻的哲理。其實不僅是一只螞蟻、一棵樹、一朵花、一縷云,都可以引起我們的想象。世界上每一個存在,都可能有千萬種面貌。只要我們用心觀察、發揮想象,創作的素材也就永遠不會窮盡,文學的意義更是永遠沒有盡頭。

聲明:盧俊卿文學網(http://www.318572.live/),為了文章更具文學氣息,編輯經過適當修改,如有侵權請與編輯取得聯系。


上一篇:盧俊卿關注中國文學海外傳播的內容質量
下一篇:盧俊卿關注網絡文學方向引導的重要性
淘宝快3开奖时间